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新莆京娛樂 > 爱情小说 > 活出内在的力量,海灵格静心冥想

活出内在的力量,海灵格静心冥想

发布时间:2019-12-03 03:15编辑:爱情小说浏览(125)

    原标题:家排经典图书之《活出内在的力量》精华七

    2018-02-18   系统排列

    图片 1

    恐惧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内心里退下来,觉得自己不再成长而感受到威胁,尤其是在伟大心灵的领域。

    家排经典图书之《活出内在的力量》精华七

    因为我们对这些知道得很少,很少明白表相之后所隐藏的奥秘,也不了解有哪些超越人类的力量在运作、或者(也许)是在胡闹。于是,当它们突然显现出来的时候就吓坏了我们,譬如说:死亡。

    也总是在恐惧的时候,我们会试着以各种方式恳求这些力量,请它帮助我们或带我们走,进到它的领域里。

    但它的领域也就是我们将来的领域。因为它会来到,所以它现在就已经是我们的领域。此刻的我们已经把自己迎向它,迎向我们在那个领域里可能会发生的事。于是恐惧减弱了下来,因为我们身在此处也在彼处,而彼处的事物也已经在此发生。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朝着两方面凝聚下来,“此”与“彼”。透过“此”与“彼”我们照见整体,然而两者内在皆空。我们的目光穿过两者,超过“此”与“彼”而临在于另一个彼岸,毫无恐惧地临在。

    图片 2

    (海灵格系统排列艺术大师)

    这一切只会发生在“观照”之中,当我们受到另一股力量掌握而被牵引而去的时候。只有在这里我们才是安详的;只有在这里,即使我们恐惧颤抖,却仍然平等地关注一切并与之同在。

    当我们从这种“观照”回到日常生活里时,我们将完全适应在其中。因为我们仍然在这里,生活在这里,也爱在这里——带着觉知。

    而那些我们可能仍然畏惧的力量呢?我们去爱它们。当然不是直接去面对,而是把自己保留在与它相抗衡的力量里,直到那些我们恐惧的力量愿意带着爱而来。

    我知道这里所讲得东西十分胆大冒险。但任何人要是从内在之旅或者旅程之外曾经历过这种恐惧,他就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去面对它,可以毫不恐惧地与它相遇。

    图片 3

    思想

    如果在家庭系统排列中取得了成功,

    存在就是“思想”,纯然的存在就是纯然的思想。或者说,存在就是一种“被设想好”的存在?它早已被集体设想好?存在会不会是“集团思想”、纯然的“集体思想”?思考什么?思考存在。只有存在会被思考,纯然地被设想好。

    那么它就超越了所有其他的治疗方法,

    内在的旅途上,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们把自己交付给这份思想,这份“被设想好的存在”,而且一起思考。 这不是出于自愿,我们会一起思考是因为我们已经“被设想好”了。 日常生活呢?我们也在生活里一起思想。怎么做?用爱来思想吗?爱也设想好了,被灵性地设想好了。

    这是一个礼物——一种恩赐。

    伟大的心灵呢?难道伟大的心灵会有别于思想? 那“凝聚”又是什么?凝聚是通往这份思想、这份存在的道路。它通往一种纯然的联系,被设想好的联系, 如同纯然的思想,连绵存在的思想。 这是不具有内容的思想。纯然的思想、全然的思想以及纯然的存在,这些都更大于它的内容。 这是相对的则是灵性的观照。观照也如同思想,如同被设想好、被集体设想好的存在,它就是存在,它就是思想。所以,观照也没有任何的内容,它只是对准好方向,成为一个不动摇的指向,没有多余的杂质。它是无为的,它是通往思想的道路。 我现在有在想什么吗?我有在为自己设想吗?要是这样,我又怎么能凝聚呢?

    “思想”就是放下自我设想的事物,净除一切的自我设想。而且它会和伟大的思想一同思考。思考什么? 什么也没有,它一同思考,是因为它一起在当下,纯然地在当下。 这种思想很空洞吗?这份思想纯然澄净,纯然地在一切万物里,在万物里纯然存在。在哪?它会在哪?它在每一个地方纯然地存在。

    这里所说的关于思想的描述,我们能不能用思考来理解?不能。我们只能以存在来理解。怎么做?首先, 我们得先成为思想。 当我观看一个人的时候,是谁或者是什么东西在看着他?是它”,一个比我更伟大的东西在观看那个人,某个凝聚在我之中的东西在观看他。那个“它”会不会甚至也在那个人里面?它在我之中观看他,它和我 一起观看他? 当那个比我更大的“它”,在我里面观看另一个人的时候,我会怎么样?而当某个凝聚于我内在里的东西观 看着那个人的时候,他又会怎么样? 如果在那个人里面,某个比他更伟大的东西也同时观看着我,我们是否会因此而更靠近彼此,更受敬重地靠近彼此?我们是否会更融入彼此,更安然地接近彼此,更自由地接近彼此?

    在我之中观看着那个人并且又在他之中观看着我的,到底是什么?也许“它”是在他与我之中,观看着它自己的东西。“它”如何观看自己?带着关注,与自身保持一致和谐,全然地和自己在一起。

    内在的旅途上,当“观照”抓住我们的时候也是如此。谁在这个“观照”中看着?是“它”。它观看着什么? 它看着“它”,“它”看着它的“它”。

    奉献

    我在奉献中走出自我,放下部分的自我。另外一方面,我走向另一处,把自己交付给它。于是,我不再属于自己,而归属于那个我所交付的对象。

    我会在奉献中失去自己吗?还是我会在奉献中再度找到自己,只不过是用另一种新的、充实的方式?—— 这就是内在之旅所指的奉献:放下,并同时获得。

    问题是:从何开始奉献?从我们开始吗?从自己开始吗?还是首先从我们自身之外?我们的奉献是不是只出于某种回应?譬如为工作付出、醉心于游戏、兴趣、某种特使的音乐;当然啦,也或者是为我们所爱的人奉献,譬如,我们作孩子的会为父母奉献、男人或女人会为爱付出、父母为子女付出。

    内在的旅途上,这会是怎么一回事?奉献通常是从我们自身开始,譬如,我们特别挪出时间,把自己退回到一个宁静的状态。这么做当然要花费心力,而这样就算是奉献了吗? 当一股力量向我们涌来,并且把我们拉向它而凝聚,奉献才真的开始。在那个当下,我们放下,把自己交付出去。从此刻开始,我们在内在的旅途上把自己献给伟大心灵的力量,交给它掌握。 奇特的是,我们会在奉献中与自己深深同在。这种奉献就不需要花费心力。在那之中,我们既在自身之外, 也与自身同在;我们忘了自我,却又全然存在。我们在彼岸,同时也在运作。 我们如何才能从内在之旅体验奉献的极致?观照。在凝聚下来的观照里,观望着那个引导我们的伟大力量, 尽管对我们来说,那是永远无法掌握的奥秘。这种观照就是纯粹无为的奉献。它是永续不断的奉献,一种纯然的存在。

    单独

    我们独自走在内在的旅途上,路上也许会有人提携,我们可以和其他人相伴而行,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是单独地在旅途上。尤其到最后,我们都会接受灵魂的指引,用自己个别的方式继续我们的旅程。 即使是一群人在团体中一起修行,一旦他们走上内在之旅,也得独自进行自己的旅程。团体可以透过静默 ——有时也许是一同静默行走——来创造一个宁静的空间,让个别在其中感受到保护和提携。但这只是在 ——初步的阶段。一旦伟大的心灵开始导引,他们就各自与伟大的心灵达成和谐一致,单独地处在里面,并又和众人连结在一块。当然,他们也同时会连结到每一个独自进入伟大的心灵运作、被伟大的心灵照护的人。

    所以,内在之旅没有团体里的那种激昂,或是有时候在宗教团体里那样的热烈。内在的旅途上,我们凝聚 下来,单独与自己同在。 那就是我们内在之旅所发现的“观照”,单独的观照,单独且凝聚的观照。这种观照指向伟大的创造力量, 仿佛它就是一个个体,一个单独的对象,如同你之于我。因为这样,它对每个独立的个体来说显得无限的 遥远、无尽的浩瀚。

    这么一来,我们的内在之旅就不受外在的干扰,不会被引诱。我们明白自己是如何单独地走在内在的旅途上,而且必须这样保持下去。旅途上,我们只有单独一人。

    世界

    道使这世界保持着创造性的运作,如同道所期望的那般。内在的旅途上,我们与道的运作同行,直到与它和谐一致,直到与道以及这个世界相遇。到那个时候,我们会如何?这世界又会发生什么事? 我们会在一致里运作:与这世界和谐一致,世界与我们和谐一致,我们与这世界以及道的运作和谐一致。 我们和道一同呼吸。 那就是内在之旅真正的运作:我们和道一同呼吸,在与万物的和谐里,在与众人的和谐里,在与世界以及 --如果允许我们这么说的话——与上帝的和谐里。 那么,我们就不再有别于世界。常常我们抱着这种态度,以为我在这,而世界在那。有时我们以为世界在对抗我们,以为世界在对抗上帝。那是一种很奇怪的想像。

    内在的旅途上,当我们和世界一起走向和谐时,我们就如实地与世界一致。而当我们和道的运作一起走向和谐,并透过这种方式 伟大的创造力一同前进时,我们也就和世界达成一致,而能如实地关注这个世界。

    当“观照”紧握住我们时,我们在观看什么?我们的“观照”望向什么呢?是望向奥秘的神性吗?还是世界的秘密吗?又或许两者都是? “是”就好比奉献。我们的关注在“是”之中凝聚起来。对一件事或一个人说“是”,能使得一切都呈现它如实的样子,无论过去发生了什么事。因此,“是”开启了一扇大门,欢迎新的事物呈现出来。 “是”能净化我们的心、我们的灵和我们的感觉,“是”就是开始去认识每一个新的事物。因为如果我们对 一件事物说“是”,它就会迎向我们,为我们敞开并呈现。它也将对我们说“是”。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从这个“是”走到下一个“是”,就如同我们在旅途上从一个片刻走到下一个片刻。因为“是”就是如是地肯定现在,如是地肯定他人,如是地肯定道的运作。当然,也在每个内在之旅所到的地方,如是地肯定自己。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所达成的“观照”也就是永恒的“是”,一个安静凝聚的“是”——如同奉献。它对近和远说“是”,它也对事物的样貌与事物呈现的方式说“是”。它好不迟疑地对奥秘说“是”。 我们籍由“是”从内在之旅如是地回到人群里。我们如是地回到自身的处境,回到自己的课题,并放下那些人们老是以为“适当的”、“必要的”事物。“是”也就是肯定了爱,对爱说是。

    神性成就

    有些人保持着一种想法,认为内在之旅是为了自我成长,为了成就个人内在的进步、自我的觉悟、自身灵性的圆满。这么一来就很容易带出一种想象——有时很秘密的——以为他们受到上帝特别的召唤,甚至被拣选来和他特别亲近。这种想象只会让人难以怀抱敬畏的心与神连结,而他其实和一切万物都保持着同样的距离。我认为只有对神保持的敬畏才是恰当的。神对我而言,是他把一切万物都平等地带入运作之中,并持续运行。也就是说, 这股力量最终将会成就众人和万物,运作成为一个整体。 如果我们从内在之旅获得某种启示或是某种力量,那是属于我们个人的吗?或者,它是一种为了成就整体而得来的礼物?那必定是为了整体的成就,也必定要实现在整体里面。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的凝聚也是为了一种成就,“凝聚”就是我们为此而作的准备。我们时时刻刻都准备好,当这份成就实现时,我们就从中退出。 然后我们的凝聚会变得如何?它将会更深刻。这当然也不是为了我们自己,而是和众人一起凝聚下来,我们共处于一个更伟大者的面前——当下。

    怀疑

    心有疑虑的人常会很气馁,因为他们在等待,甚至也许等得很急,可是他们等待的事物却迟迟不来。他们疑虑什么?他们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受到一个正向的力量所引导;他们怀疑自己是否和那股力量连结, 是否仍然和它和谐一致?

    内在的旅途上,当我们有这种怀疑的时候,该怎么办?我们保持在那个当下,把目光从未来挪开,同时回想那股力量曾经在自己不知所措时,是如何地引导我们。于是我们的注意力从怀疑中退回,转向直观,进入平静、凝聚与信任。

    怀疑有时把我们带进黑夜。也许那会持续好长一段时间,但我们仍然要让自己保持的当下。 我们有时也会怀疑别人。怀疑他们真的有受到正向力量的引导吗?我们该怎么办?我们观照他们内在的正向力量,并且相信他。疑虑反而会排拒这股力量,我们只能毫不迟疑地等待这股力量在关键时刻介入,并为我们和他人引导新局。 有时候,即使我们准备好并且足以面对这股终极力量的试炼时,我们还是会怀疑自己,甚至逃开这股力量,寻求平静、调剂或是娱乐消遣。因为我们觉得,老是和这股力量在一起,让我们没有任何自由的空间。可是逃离一段时间之后,我们也会受不了,因为我们无法完全脱离这股力量。 那么,当我们最终放掉怀疑,全然与这股力量同行,最后到底会怎么样? 如果我们完全认同并完全地交付给这股力量,它会把我们带去哪?它会把我们带往一个超越我们所能的成就。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为这个成就而凝聚自我。在怀疑里,我们踌躇畏惧。但是在凝聚里,尽管那是一种内在的体验,却能指引我们向外与一股力量和谐并行,而在其中随顺它的旨意。它要什么?它要成就,它的成就。然后呢?然后,我们在成就里毫无怀疑地临在——全然在当下。

    使命

    内在之旅的使命是一个荣耀与恩赐,而以一种深刻的方式与道的运作连结。反过来,我们得问问自己:要 是这趟旅程少了这样的使命会如何? 我们如何体验这个使命?首先,它展现对下一步的洞见,这份洞见会带动事物运行,也就是和道的运作一致。这份洞见就好比是一份珍贵的礼物。 然后这个使命又像是一种信心,相信这份洞见将恰到好处地带出行动。我们在这种喜悦的信念里感到力量与勇气,随着洞见转化出目标明确的行动。

    有时,这个使命也令我们恐惧。恐惧什么?我们害怕自己失去某个重要团体的认同与支持,因为这份使命有时会让人寂寞。我们必须克服它所带来的敌意,这种会造成恐惧的使命,却也是带动关键运作的使命。 我们常常抗拒这样的使命,推托逃避并请求它不要来打扰我们。只是这代价太高了,我们其实撑不了多久。 因为抗拒它反会让我们觉得自己被道的力量遗弃,结果就是十分难受,还不如心甘情愿地随顺它。 这种恐惧不会白费,只要我们能克服它,便能得到净化而超越恐惧向前,也就会有更充分的准备去接受使 命,并总是保持在和谐一致里,没有丝毫一刻犹豫。

    有什么可以帮助我们?让自己焕然一新地踏上“内在之旅”,并在其中验证我们的洞见与使命,这会帮助我们更加沉着地准备好去成就这份使命。

    这是什么使命?它到底是为了什么?它是为了成就新的认知,以对抗旧的认知;它是为了成就更广大开阔的爱,以对抗封闭自私的爱。它是为了造就成长与幸福,一份与人分享的幸福;一份同时让众人,让他们和我们都受益的幸福。

    踩刹车

    向前狂奔会让人消耗殆尽,而踩刹车的时候却可以凝聚力量。内在之旅也是这样。尽管踩了刹车,我们却还是会往前进,力量可以完全保存。那不同于静止的状态,因为静止是有什么东西停了下来。

    当我们能体会“踩刹车”时,就得以凝聚下来,接着也会更充满力量的继续前进。也许慢了一点,但是却 带着另一股更伟大的力量。 是谁暂停住我们?是道的力量。尤其是当我们埋头向前冲,却偏离适当的目标时,道的运作踩了刹车,让我们回到觉知与洞见。我们再度与这股运作和谐一致,不再匆匆忙忙地赶在前头,而是跟随它的脚步。 事实上,万物早已透过它们的存在安住于我们的周遭,以帮助我们,教我们放慢脚步。我们需要如此,让存在的一切帮我们踩刹车,让我们在失去视线、不愿觉知的时候,可以重新苏醒。

    踩住刹车,我们也会在爱之中更亲近他人——以及最终,更亲近神。

    停住

    有时候,我们会突然被打住。“停下来,到此为止,别再继续了!”这是不论在生活中、还是内在的旅途上都会出现的经验。 在我们眼里,那些牵制我们的事物强大无比,我们完全被掏空了——有时或许是重病,也或许是某个重大事件,譬如一场意外。那往往是一股力量向我们袭来,把我们从内揪住,它用巨大的能量把我们的身心灵搅乱一团,好宣示这里谁是老大。我们的意志与能力在这里被打住,停了下来,然后我们浮现另一种感觉: 渐渐知道似乎自己走到了极限,慢慢地,然后静止。 那还能怎么办?有差吗?我们就只像是过客,停留一会儿——然后离去。此外还有什么重要的?

    我们只是跟随某个脚步,却不完全涉入。有过这种经验以后,我们就会明白:“少”也许就够了。

    内在之旅有时也是如此。停住也代表了另一种“凝聚”。这份凝聚仿佛自然而生,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除了等待,我们还能怎么办? 虽然说我们不得已在某个巨大的存在面前停下来,但是当这种凝聚的等待同时又带着“观照”时,难道不也是一种尊敬?觉醒,凝聚,无为。尽管完全被牵制住却仍临在,全然地在当下,还有什么能够超越这个? 这难道不就是尽头、不是完满吗?

    核心

    什么样的“核心”是我们内在之旅的目标吗?哪一个核心会吸引我们前去,进入它的中心点?是我们的核心吗?一个我们可以在那里平等关注一切的爱的核心?或者,我们的核心只是像一面帘子,垂挂在另一个截然不同的核心之前——那个神的核心? 于是,被这个核心吸引的事物,并不会在我们之中凝聚下来,它只是穿过我们到另一个核心,并且带着我们一起去。我们与它一起潜入这个深渊,到最终的核心。 我们终究必须独自走向这股力量。

    没有什么东西,也没有什么人会紧盯着我们,因为他们看重我们,认为我们可以帮助他们成就。就像我们一样,他们更把期望放在某个彼岸力量,一股比我们更深、无穷深远的力量。而也像我们一样,他们会被这股引力紧紧抓住;顺着它的意志,这股引力把他们拉向一切凝聚的深处,最终的尽头。

    全然

    “全然”就是平静,“全然”就是凝聚,“全然”就是处在当下,在当下里平静地凝聚。因为我们凝聚下来, 所以我们是全然的,因为在凝聚里汇集了一切,没有冲突与对立。在这份凝聚里一切都平等存在,也因而宁静。我们在凝聚之中全然与自身同在,其他的一切也都与我们同在。所以我们在这份凝聚里既“单独”又“合一”,与其他的所有一体同在。 我们处在这样的全然凝聚里,会不会就忽略其他的人或事物,譬如我们的需求、我们的人际关系、生命的 满足感?正好相反。我们的凝聚里会全然和我们的需求同在。我们全然与他人同在,尤其是和我们亲近的人、我们需要的人,以及那些需要我们的人。这样一来,我们便处在爱里头,并能够去爱。 我们也在这份凝聚里全然如实地与世界同在——它的璀璨与美丽,它的挑战与威胁,还有它的险恶。当然, 对于这个世界我们再也不同于过去,而是“全然”。对待每个个体就是对待整个全体,所以我们凝聚下来和 每个人以及万物相处,与每个人以及一切万物同在。于是我们的爱也变得全然。我们的勇气,我们的冒险,我们的行动,我们的喜悦、痛苦、幸与不幸,也都 全然。

    因为全然,所以与其他的一切凝聚同在,也让其他的一切来共同分担,所以也就有了无限的宁静。 这种宁静且凝聚的全然会不会就此僵化呢?正好相反。它会不断地运作,而且从不会结束。因为“全然” 对下一个片刻敞开,欢迎每一个崭新的事物;于是它在每一个片刻里不断变化、不断充实、不断凝聚,丰盈地存在着。

    如果我们全然,我们也就是其他的一切。一个全然的男人就是一个全然的女人;全然的女人也是全然的男 人。他们全然地在他们的孩子里面,他们的孩子也会在他们里面。我们全然如实地与过去同在,也全然地 和未来相处。幸福会全然同不幸,喜悦会全然同痛苦,而生会全然同死。同样地,战争也会全然同和平,和平也全然同战争。因为全然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与万物全然。 我们的路通往哪里?往最终的“全然”,全然在一切里。只有在那里,我们才有全然的凝聚与宁静。

    神圣

    在许多宗教里,内在之旅就好比祈祷,一种真实的祈祷。我们从内在之旅里凝聚下来,走向一个超乎理解 的境界,直到我们当它的面驻足在祈祷之中。 有时,内在之旅还会带领我们继续。这趟旅程越过界限,或者更确切地说,我们在旅途上受到某个引力掌握,而被牵引到一个神圣的空间。在这个神圣空间里,愿望止息了,一切都纯净、宽广而无尽,如同无尽的爱。所有的分别,包括各种不同信仰的意象、希望与恐惧,它们之间的差异也都消融了。一切都突然美好起来,而在无尽之中有着无穷的秩序。那是一个体验神圣的空间。我们神圣般地从那儿回来,充满感动,某个东西把我们从过往的忧虑中抽离, 把我们带离那些从前看似重要的事物。之后我们所遇见的一切,也将会被带进这个空间,在那儿找到它们 的位置,很多时候,还有它们的终点。 至于这种经验会不会融入我们的宗教,或者其他的信仰,那一点都不重要。基本上这是一个个人的体验, 独一无二超然存在于所有个人的宗教之外。

    不是每趟内在之旅都可以把我们带到那么远。但,知道内在之旅是可以有这个深度,却会让我们在旅途上更有毅力。当然,我们不抱任何企图。 如果我们会被领进这个神圣空间,与我们的价值、或我们的努力无关——那是一种恩典。然而,这种机会 现在就已经如同曙光一般地闪耀着。单单是机会就足以让我们平然心动,并为那终极的体验作好准备。

    人性

    人性就是我们对神性最深刻的体验。除了在人性里——尤其是在男人和女人完整如实的人性里,还有什么 地方可以让神性如此全面地彰显明白?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穿越人性而接触到神性:在对人性的爱和对人性的尊重里,尤其是对我们内在的人性。 于是,内在之旅带领我们在人性里走向神——在我们以及其他众人的人性里。这趟旅程带领我们在人性里超越,到一个只能透过人性来体验的奥秘,这个奥秘在人性里彰显。 因此,内在之旅就是走入人性的旅程,走向所有人性凝聚的核心,并连结到一个完全超越人性的境界,因 为那里是人性的起源、人性的基础,也是人性的目的和终点。

    只有在那里面,我们的人性才会全然而充实。内在的旅途上,当我们迈向“观照”凝聚下来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观照什么?我们在观照人性。而神性既隐藏在里面,又彰显在其中。 这份“观照”会带我们到哪儿?它会带我们走向内在的神性。只有内在,不然我们还能在哪里与他相遇? 人性在我们的核心,神性在我们的核心;同样的道路通往同样的核心——在我们之中,也在每个人之中。

    其他

    内在的旅途上,当我们处在凝聚里的时候,仍然有其他的灵魂作伴,他们也是在旅途中的灵魂。 我们有时会听见他们,他们也会与我们接触。有时他们则是紧跟着我们,好像有什么需求,仿佛我们可以不断提供他们路途上的协助。 这是一个试炼。这些灵魂有可能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和我们连结,也许是现在、或许过去,也甚至可能是更早以前的生命。我们有办法从中退出吗?我们可以就这么假装他们在别的地方、而不在我们身边吗?会不会我们和他们之间是互相混淆的状态?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可以为他们做什么?我们为他们“请求”,对着那股引导我们内在之旅、也引导他们内在之旅的力量请求。我们请求并带着这些灵魂在我们的旅途上共同走一程,直到他们有一天与我们分开, 独自被这股力量引导,继续走上他们的内在之旅。走去哪儿?走向我们都要去的地方——圆满的“观照”。

    恐惧

    恐惧的时候,我们就会在内心里退下来,觉得自己不再成长而感受到威胁,尤其是在伟大心灵的领域。因为我们对这些知道得很少,很少明白表相之后所隐藏的奥秘,也不了解有哪些超越人类的力量在运作、或者(也许)是在胡闹。于是,当它们突然显现出来的时候就吓坏了我们,譬如说:死亡。

    也总是在恐惧的时候,我们会试着以各种方式恳求这些力量,请它帮助我们或带我们走,进到它的领域里。 但它的领域也就是我们将来的领域。因为它会来到,所以它现在就已经是我们的领域。此刻的我们已经把自己迎向它,迎向我们在那个领域里可能会发生的事。于是恐惧减弱了下来,因为我们身在此处也在彼处, 而彼处的事物也已经在此发生。

    内在的旅途上,我们朝着两方面凝聚下来,“此”与“彼”。透过“此”与“彼”我们照见整体,然而两者 内在皆空。我们的目光穿过两者,超过“此”与“彼”而临在于另一个彼岸,毫无恐惧地临在。这一切只会发生在“观照”之中,当我们受到另一股力量掌握而被牵引而去的时候。只有在这里我们才是安详的;只有在这里,即使我们恐惧颤抖,却仍然平等地关注一切并与之同在。

    当我们从这种“观照”回到日常生活里时,我们将完全适应在其中。因为我们仍然在这里,生活在这里, 也爱在这里——带着觉知。 而那些我们可能仍然畏惧的力量呢?我们去爱它们。当然不是直接去面对,而是把自己保留在与它相抗衡 的力量里,直到那些我们恐惧的力量愿意带着爱而来。

    我知道这里所讲得东西十分胆大冒险。但任何人要是从内在之旅或者旅程之外曾经历过这种恐惧,他就能够以不同的方式去面对它,可以毫不恐惧地与它相遇。

    将来

    “将来”之所以会来,是因为它已经在这里。它预示了它的到来,于是我们得以感应将来。“无风不起浪” 这句谚语就蕴藏了这个深刻的意涵。“将来”早就在走向我们的路上,一切的将来都已经上路了。 那我们该如何与它相遇?我们准备好与他相会了吗?我们是不是也会害怕而想要拖延它的到来?只不过将来还是会来,它总是一直一直地来。 将来到底有什么会来?将来的是一个万物期待已久的“真实”,那就是神性会在将来造访我们。

    所以,对于将来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我们害怕的是未来即将到来的神。 会害怕即将到来的神是因为我们深深地预知,神性其实不同于我们的想像——完全地不同。要是我们信任 神性的话,就不需要害怕将来,相反地,我们会期待它,如同期待那即将到来的神。 现在我们观照着将来。那么将来,一切的将来也就在我们的凝聚里面。只有将来才能为我们凝聚、我们的观照带来深度与充实。 当我们从内在之旅归来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因为将来已经在我们之中,于是我们在将来面前所做的一切也都不同了。我们会用不同的方式,在将来的面前爱着我们所爱的,也用不同的方式,在将来的面前失去 我们所失去的。而我们的收获与付出呢?我们把它献给将来,而就在当下,我们自由了。

    严厉

    我们通常一开始就是无忧无虑地踏上内在之旅,心想着:走看看嘛!就像郊游远足那样。起初我们并不知道,当这趟旅程不断往上走,之后会有什么在等着我们。并不是内在之旅本身有什么困难的地方,其实旅途上我们通常有种舒服的凝聚和宁静。而是当我们从内在之旅归来,尝试继续过着以往的生活时,那才是困难的开始。

    曾经在旅途上,神性般的力量牵引着我们,我们所经验过的和谐一致以及我们从内在之旅所得到的觉悟, 这些都不再会松开。如果我们以为过了内在之旅还可以像从前那样行事,譬如怀疑别人而把他们排拒在内心之外,那么这些领悟和力量就会来管教我们,严厉教训我们一番,那强度甚至连我们的身体都可以感受到。这股力量不只掌握我们,也同时掌握了一切。在经历这些领悟与深刻的和谐之后,我们不再能随心所欲毫不受影响地偏离这些。

    一旦我们产生偏差行为的时候,就可以感受到这股力量;不论是私密的感觉、愿望 或者隐秘的想法,即使只是默默地进行,我们也会被带去管教,严厉地教训一番。 但这是爱的教训,一点都不能逃避。要是我们偏离了这份爱,有时并不是故意,只是我们的专注力松懈了——之后将会感到非常痛苦。这有什么作用?这会净化我们的爱。爱将变得“纯净”,这里指的是字面上的意义,也就是它明确地指向一个目标,丝毫不差。 这个目标就是我们,但难以言喻。这个目标就是内在之旅最终的奥秘,我们在它的面前惊叹地回到平静, 凝聚在单纯的“观照”之中。 而这里也有一股严厉的力量。当我们急切不安时,它抓着我们不放,直到我们臣服在这一切里,时光无尽地处在“观照”这中。 当我们回归到日常生活里时,也完全是这样。这股力量把我们固守在爱里:对所有人的爱,每一个灵性的 爱,如同我们从内在之旅感受这份爱的礼物,而现在我们也在这股力量的和谐里,纯净地让这份爱继续流 向他人和一切。这份爱是严厉的,因为它全然纯净——唯有如此,它才能涵盖一切,而且,如一般辽阔。

    错误

    没有错误一切都无法进行,内在之旅也不可能。我们有没有犯错,可以从结果所产生的影响看得出来。最先会看到什么?一种疏离——没有前进,取而代之的是偏移与倒退。我们无法从这种疏离里面凝聚而感到不安。这不是远离错误,相反地,与错误疏离则会让我们凝聚。 所以我们可以从内在的感觉知道自己是否犯错。但我们常常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尤其当内心仍然不安的时候。所以我们首先得要在旅途上守住自己的内在:不要往前,不要往后,也不要左右摇摆。我们等待着, 直到自己再度凝聚下来。 我们在凝聚里检视脚下的路往哪个方向继续,只有当我们的目光凝聚在那个方向时,方向才会确定。可是我们这时却又常常无法凝聚下来。那表示,仍然少了什么东西,某个仍然隐藏的东西,也许它的时候未到。 那我们就定下来继续等,仍然不要妄动。 错误会在一段时间之后显现,我们会知道该如何和它继续接下来的内在之旅。然后我们会发现,错误有多么宝贵。没有错误,我们就不会从中得到经验;没有错误,我们和他人就无法从中达成更深沉的凝聚;没有错误,我们就无法像现在这样体会内在之旅。 没有错误,我们只会继续狭隘;没有错误,我们只会继续贫乏。没有错误,我们就无法去爱犯错的人;没 有错误,我们也无法去爱其他的人——也无法爱神。

    一件事错得了吗?谁可以认定什么事错的?如此认定的人又真正知道什么是对的吗?或者过了一段时间之后,所谓对的可能性变错? 当我们说某事是错的,我们是在表示什么意思?是否有没有错的事呢? 如果我们以为可以赋予一个东西某种正确,这种自以为是的优越感,好像它能超越一切,这种想法就是对 的吗?运作中的一切事物都是因为有所不足,才会不断运行,所以,这些事情需要另一种作为 、另一种看待的眼光,这些事物需要得到充实。从这个意义上来看,所谓的错也只不过就是未完成 的——既然它未完成,我们又如何能认定它是错的?也因为其尚未完成,于是才能带动另一股力量来成就它。“对”也可以带动我们,但只有因为它是部分对的,同时也因为它是错的。那到底是对比较能带动我们, 还是错?相较于错,我们反而比较少对那儿获得继续向前的深刻体验。 我们的神性体验也是如此吗?内在之旅也是如此吗?只有“错”可以被改善并且带动我们。 这股运作如何带动我们,真正地带动我们?它经由一段时间之后,我们感到不足,“错”就能来带动我们。 只有当我们看到“错”,“错”才能够净化我们;只有当“错”呈现出来,我们才能够放下而从中净化。“错”让我们对下一刻敞开,我们从一个“错”走向下一个“错”,而对自己和他人保持谦卑和宽容。也只有如此,才能接近那启发我们的神性。从何接近?当然还是“错”——但是充满信心。

    (待续)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新莆京娛樂发布于爱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活出内在的力量,海灵格静心冥想

    关键词: 新莆京娛樂

上一篇:无标题文章,马云退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