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新莆京娛樂 > 爱情小说 > 【新莆京娛樂】跨越生死界限,重返荒原

【新莆京娛樂】跨越生死界限,重返荒原

发布时间:2020-01-02 09:26编辑:爱情小说浏览(171)

    原标题:《摆渡人2:重返荒原》:人生,总有无法割舍的牵绊

    原标题:《摆渡人2:重返荒原》:跨越生死界限,只为一场情缘

    新莆京娛樂 1

    新莆京娛樂 2

    新莆京娛樂 3

    ◆点上方绿标可收听小阅的引导伴读 ◆

    请小伙伴于9月12日将此海报长按保存,

    新莆京娛樂 4

    小阅明早开始引领大家阅读,克莱儿·麦克福尔的《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第二部分(4-8章),小伙伴们可以提前预习哦:

    请小伙伴于9月11日将此海报长按保存,

    崔斯坦和迪伦顺利回到了家,但是为了躲避母亲整天的监督以及冷眼,迪伦决定提前回到学校。崔斯坦在迪伦母亲的帮助下,也顺利办理了入学。

    并分享到朋友圈哈~

    一次偶然的机会,迪伦和崔斯坦发现,只要两个人离开彼此,两个人就会变得很难受,感觉像是有一双无形的铁手正在挤压彼此的五脏六腑,要把它们铰成肉馅。两个人难道只能这样紧紧地跟随着对方一辈子吗?

    Hello,小伙伴,昨天你们完成打卡了吗?一定要紧紧跟随小阅的脚步呀。看,小可爱们都在积极打卡呢~满屏都是小可爱们的热情~

    在崔斯坦的提议下,两个人开始试验可以离开对方的安全距离,结果发现两人离开视线以外,就会发生剧烈疼痛,似乎在真实的世界,彼此之间已经结成了某种联系,一旦试图分开,那么,死亡的真实场景就会再现。

    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进入社群,小阅每天都会在社群中推送当天共读的内容,欢迎大家参与。

    解开疑团,两个人似乎也能更加坦诚,迪伦也更加感觉到崔斯坦深深的爱,似乎两个人都将完完全全的属于这个世界。

    小阅明早开始引领大家阅读,克莱儿·麦克福尔的《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第一部分(1-3章),小伙伴们可以提前预习哦:

    在一次偶然的新闻报道中,两人发现之前迪伦出车祸的地方,四个普通人被谋杀了,在做着他们的工作的时候,被杀了。她和崔斯坦违抗自然规律,穿越回了生者的世界,而那四个人就在同一地点被人杀死了。

    内容介绍

    迪伦和崔斯坦觉得有必要弄清楚杀死他们的是什么,他们因为什么死亡?

    在《摆渡人2:重返荒原》里,女孩迪伦和灵魂摆渡人崔斯坦在经历了异常惊心动魄的抉择之后,终于打破生死界限,有惊无险地来到了现实世界中。

    在世界的另外一端,苏珊娜引导着一个懦弱的灵魂——迈克尔,途中想到崔斯坦再也不回来了难免觉得孤单。下山的途中,迈克尔滑落到雪洞里,他的懦弱引来了衣衫褴褛的魔影,张开的巨口咆哮着、尖叫着,在苏珊娜的极力保护下,这个胆小、懦弱的灵魂会得救吗?等苏珊娜反应过来,迈克尔已经死了,永远地消失了。荒原继续变换,又开始指引下一个灵魂。

    苏珊娜眼看着崔斯坦离开荒原,看着他和他引导的灵魂走向生者的世界。自己却还是只能重复着一项又一项的工作,重复不断地引领着下个灵魂......

    随着剧情的逐渐发展,崔斯坦和迪伦之间会发生什么呢?两个人能否超越界限永远生活在一起吗?想念崔斯坦的苏珊娜会找到通往人间的道路吗?

    在世界的另外一端,是崔斯坦和迪伦两个人新生活的开端。迪伦因重回现实世界,被火车压成重伤躺在医院里,崔斯坦在一旁紧紧地陪在她的身边。

    想知道更多故事,现在就来跟随小阅的脚步,一起共读《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第4-8章节的内容吧!

    然而迪伦的母亲却对这个意外出现“迷惑”自己女儿的男孩并不喜欢,他试图赶走这个外人,几次咆哮之后换来的却是迪伦无比坚定的那句“我想让他留下。要是他不能在这儿,那我也不想让你在这儿。”

    “你做好准备了吗?”崔斯坦在学校大门对面的路口停下了脚步。他这一停,阻塞了人行道,身后成群结队的学生都得绕道走。见迪伦没有答话,他向前一探身,搂住了迪伦的肩膀。

    在迪伦的百般哀求以及迪伦需要人照顾的情况下,崔斯坦和迪伦一起回家了。他们终于顺利地开始在人世间的生活了。

    “我讨厌像现在这样,”她嘀咕着,双手重重地拍在轮椅的大车轮上,“每个人都在看我。”

    好了,以上就是今天共读章节的主要内容了,崔斯坦回到迪伦家后,会顺利开启他在人世间的生活吗?崔斯坦能够获得迪伦母亲的信任吗?

    的确如此,每个人都探头探脑,想要一睹她这个轮椅上的“残疾人士”的风采。迪伦面对每一双好奇的眼睛都阴沉着脸,尽力不去理会狂跳的脉搏和胸口紧绷的嫌恶感觉。

    现在就来跟随小阅一起来共读《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第1-3章节吧。

    迪伦这么快就非要返校上课,实在让琼倍感诧异,但迪伦快要被琼逼疯了。

    迪伦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飘浮着,暖洋洋、昏沉沉的。她闭着眼睛平躺着,身子下面是厚厚的软垫子,被子几乎遮住了下巴。她感觉浑身舒适、惬意,想就这样永远赖在床上。

    她对迪伦过分担心,紧盯着崔斯坦的一举一动。两个年轻人只要稍稍靠近卧室,她就会随时突然出现。

    不幸的是,她必须马上醒来了。附近传来的几个声音正在搅扰着她此刻的清静。至少,想对其中的一个声音继续置若罔闻是不可能的。

    迪伦现在右腿一直到大腿都打着石膏,左腿还有腰背部也覆着一大片绷带,难道她真的以为他们两个在这种状况下还会做出什么苟且之事吗?

    “小伙子,你到底是谁?”琼的声音冷若冰霜。迪伦了解那种说话的口气,她太熟悉了,这样的声音听到过多少回,连她自己都数不过来。不过,之前她并未察觉到,其中隐含着的焦虑和恐慌将声音的边缘磨得异常锋利。

    必须要出去——不管去哪儿,都比待在家里强。

    “我是和迪伦一起的。”第二个声音响起,迪伦的双眼霍然睁开。

    至少,在吉斯夏尔中学丑陋的混凝土映入眼帘之前,迪伦是这么想的。现在她正在回忆她憎恶这个地方的所有原因——首先是一群白痴冒着被车碾轧的风险也要来打听一下她腿部骨折的来龙去脉。

    她实在忍不住了。

    好吧,还有一点她不得不承认,他们可不只是来看她的。

    她穿越了整个荒原,遭遇了之前她在吉斯夏尔中学受排挤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各种致命怪物,这一切都是为了那个迷人的声音。

    “你准备好了吗?”她问。

    为了它,迪伦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当然,眼下有一件事她还做不到——现在她的脖子还被封在坚不可摧的塑料颈围里面,所以她还不能转过头去看一下崔斯坦,亲眼验证一下他依然在自己身边。

    这是崔斯坦在校的第一天,破天荒头一遭。他既没有档案记录,也没有身份证明,完全是个体制外的黑户,要让他入学,就得碰运气了。

    尽管迪伦在尽力转动着脖子,不惜让坚硬的塑料刺进锁骨;尽管她的眼珠使劲向上转,带得太阳穴一阵抽痛,但他却依然令人沮丧地在她的视线之外。

    当然,要让琼相信崔斯坦是个真实的人,比说服学校更加困难。迪伦向琼编造了崔斯坦因忍受不了家庭暴力而离家出走的谎言,万幸的是,琼相信了,她答应帮助崔斯坦入学,瞎编了些他以往的经历来搪塞校长。

    “真的吗?”琼的声音一顿,带着满腹狐疑。迪伦不禁皱了皱眉。

    迪伦开始还不敢相信琼竟然愿意这样做,不过后来琼大概也明白了这样做才能让他摆脱麻烦,让他们两个都摆脱麻烦,因为崔斯坦去哪儿迪伦就去哪儿,反之亦然。

    琼继续说道:“我以前怎么没听说过你?真是可笑!医生,你怎么能让这小子就这么接近我女儿?烦劳解释一下!他一直就坐在这里,完全没人管。”她的声音越来越高亢,越来越愤怒,“我女儿现在躺在这里人事不省,他可是什么事都有可能干得出来的!”

    自从迪伦在医院醒过来,他们两个分开的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迪伦早就听够了,她又羞又恼,想要拼命叫喊,结果从喉咙里只能发出低哑的一声“妈”。

    当然,这一点琼并不知情,她还以为崔斯坦睡沙发呢。

    除了头顶上丑陋的白色条灯还有医院病床四周最常见的环形帘导轨,迪伦什么都看不见。

    “我还好。”他说。

    她等了十几秒,琼的脸闯进了她的视野,“迪伦!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迪伦在轮椅上回过头来盯着他,崔斯坦的神色倒是和他的声音一样,看起来沉着冷静,毫无异样,面对那些窥探的目光,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即便是迪伦现在把崔斯坦拉到了一个跟他完全格格不入的环境,他依然像在荒原上一样从容不迫。

    琼看上去像是已经年逾百岁,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眼袋上挂着一道道花了的睫毛膏痕迹;原本紧扎着的发髻现在湿透了,一缕缕头发蓬乱地贴在脸颊四周。

    迪伦想到自己在面对他的世界时曾经痛哭流涕、担惊受怕、乱作一团,不禁窘得脖子都红了。

    她依然穿着她的护士制服,里面是件松松垮垮的开襟羊毛衫。

    不过公平地说,这儿总算没有什么恶鬼。这里最大的危险是其他学生的白痴行为可能会传染,眼前就有一个绝佳的例子。

    迪伦突然想到,自己当时和她告别的时候,她穿的就是这件衣服。不,不算告别,她们明明只是吵了一架,就在那天早上——几天以前。

    “哦,天哪,迪伦!我听说你遇到事故了,简直不敢相信!”谢莉尔·麦克纳利一如既往地穿着一身橙色,一条可笑的短裙,没穿裤袜,足蹬一双高跟短靴,正朝他们走来,“看看你!”她的尾音陡然变得尖锐刺耳,那些本来没关注这边的人也纷纷转过头来看。

    过去的几天似乎像一个世纪那么漫长,岁月的痕迹都留在了琼的脸上。

    “嘿,谢莉尔!”迪伦咬着牙硬挤出来一句问候。她太清楚谢莉尔一天到晚都在忙什么了。这位脑子空空的金发小美女毫不掩饰自己不喜欢迪伦,在吉斯夏尔她有好几回都是自取其辱。

    没有任何征兆,迪伦突然热泪盈眶,泪水顺着脸颊滚落,消失在长发里。

    比如有次在食堂她推了迪伦一下,结果自己滑倒,正坐在番茄酱意大利面上,溅得裙子上到处都是,看起来倒像是个谋杀案的受害者。

    “妈!”她又喊了一声,脸上的肌肉一动,眼睛、鼻子和喉咙都一阵剧痛。

    但是因为这次列车事故再加上这个蠢笨的轮椅,未来几天迪伦都不可避免地要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而焦点在哪里,谢莉尔就一定要出现在哪里,何况……

    “没事了,宝贝儿,妈在这儿。”琼紧握着迪伦的左手。虽然琼的手指冷冰冰的,迪伦心里却感到宽慰。

    “这位是你表哥吧?”谢莉尔灵巧地转到轮椅的一侧,正站到崔斯坦身边,笑容灿烂而迷人。

    迪伦试着抬起右手擦拭脸颊,但随即感到一阵剧痛,她的手被什么东西拽着,于是只能中途作罢。

    现在迪伦能做的就是克制自己,不会旋转轮椅把她撞到马路上——那时候,谢莉尔就确定无疑地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了。

    迪伦倒吸一口气,想同时抬起头和手,然而不仅脖子上有累赘的颈托,肩膀上还绑了一根带子,身体连一寸也抬不起来,稍一起身就疼痛难忍。

    可惜,她还没有熟练掌握操控轮椅的要领,无法做到原地打转。更糟糕的是,她还不得不这样回答谢莉尔:“是。”这个词从嘴里说出来真是别扭,“他叫崔斯坦。”

    琼赶紧放开她的左手,抓着她的右手阻止她,“先别动,孩子。”她柔声说道,“我们现在是在医院里,你出了很严重的事故,需要静养。”她轻轻捏了捏迪伦的右手,继续说道,“这会儿正在打点滴,要是你就这样……就这样一动不动就最好了,好吗?”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他们的故事就是这么编的。

    不,一点都不好。迪伦心想,就这样平躺在这里,让她感到无助,而且什么也看不到。

    有了血缘关系这个借口,琼才好声称对崔斯坦有监护权,她也才会允许他们两个一起上学。

    “我能不能坐起来?”她问,只恨自己的声音又虚弱又可怜巴巴的。

    不幸的是,这样一来迪伦就无法宣布崔斯坦是属于她的。

    “不知道这个床能不能移动。”琼朝病床一侧的栏杆下面看了看。如果迪伦的下巴再向下移几毫米,就能够勉强看到栏杆。

    她只能傻乎乎地坐在那个轮椅上,看着谢莉尔的手拂过崔斯坦的胳膊,得意扬扬地说:“欢迎来到吉斯夏尔。”

    “她现在需要这么平躺着。”另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一位医生歪斜着进入了迪伦的视线(她现在只能看到琼对面的床),他脖子上挂着听诊器,看起来跟琼一样疲惫,但还是笑着对迪伦说:“我知道你现在这样可能挺难受的,但我们需要检查一下你的伤势,然后才好让你活动活动。你可能伤到了脊髓,我们不敢大意了。”

    贱人!

    迪伦想起了那节恐怖的车厢,瞬时心里满是恐惧。

    “谢谢你。”崔斯坦敏捷地摆脱了谢莉尔的触摸,声音平静。

    “我的腿……”她喃喃自语。

    迪伦的火气这才消了一点。

    她想起了自己被埋在事故废墟下面时的痛苦,每呼吸一次、身子每动一下,都会感觉腿上火烧火燎的。

    但是谢莉尔又暴露出一贯悟性太差的毛病,完全没有领会到崔斯坦动作传递出的微妙信号。

    现在……什么感觉都没有了,只是一片麻木。她努力想扭动一下脚趾,却完全分辨不出它们到底动没动。

    她踩着那双可笑的高跟鞋,摆动着身子靠得更近了,还用自己的肩膀去蹭他的肩。

    “我的腿怎么了?”

    “你要是喜欢,我可以带你到处转转。”她用同情的眼神刺了迪伦一下,“你现在坐在轮椅上,是无能为力了。”

    “它们还在。”医生脸上依然挂着微笑,举起双手示意她保持镇静。

    “这点小事,就不必麻烦你了。”迪伦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迪伦暗自揣测,医生是不是在告诉别人噩耗的时候也是这副笑模样,在他让患者家属安坐下来然后宣布他们的至亲没能挺过去的时候,是不是也是同样一副表情?这么一想,突然间,这微笑也不再让人放心了。

    “你也忒好强了,你现在还有伤呢。”谢莉尔脸上的关切假得不能再假了。

    他一只手垂下,停在被子上。迪伦分辨不出他的手有没有碰到自己,她完全感觉不到。

    “我自己不推,”迪伦反唇相讥,“我让崔斯坦推。”

    “我一点都没有……我完全不能……”

    谢莉尔眨巴眨巴眼睛,尽力想弄明白迪伦的意思,身后的崔斯坦已经笑出声来。

    “放松点,迪伦。”一道不容反抗的声音插了进来,“不必惊慌。你的腿是因为给你服用了大剂量的镇痛剂,加上一些伤口很深的地方用纱布裹得严严实实的,所以现在才会没有感觉,明白了吗?”

    “前面交通枢纽有红绿灯,”迪伦指着路边一百码外,对崔斯坦说,“从那儿过马路会比较容易。再见,谢莉尔。”

    迪伦盯着医生看了一会儿,掂量着他的话应该是真的,轻舒了口气。

    崔斯坦马上心领神会,一句话不说,推着迪伦就走。

    “我过会儿再来,你还需要拍个X光片。”医生补充道,然后微笑着退出了他们的帘子。

    “再见,崔斯坦!”几秒钟之后,谢莉尔悦耳的颤音才从身后飘过来。

    “妈。”她吞了下口水,轻咳了几声,感觉嗓子里像是有张砂纸。

    崔斯坦停在十字路口旁,看着呼啸而过的车流发呆。

    “给。”琼赶紧递过塑料杯,吸管离嘴唇尚有一寸,迪伦就开始贪婪地吮吸起来。

    “按一下那个按钮。”迪伦提醒他。

    还没有过足水瘾,琼就把杯子收走了。“现在喝这点水就够了。”琼说这话时带着股病房腔。

    太好笑了。他对于这个世界了解那么多,但对一些小事——比如使用人行横道线边的绿灯按钮——却茫然无知。这些小小的知识空白出卖了他,让他显得与众不同、古里古怪,迪伦正竭尽全力地将发现的漏洞都堵上。

    迪伦以前出水痘还有得重感冒时琼护理过她,所以迪伦对这种嗓音深有体会,琼的病房腔比她的老妈腔更让人受不了。

    “她是你的朋友吗?”在等待绿灯的时候,崔斯坦问。

    “妈!”迪伦又喊了一声,这次稍稍加重了些语气,她再次想把头抬高一点,依然没有成功,“崔斯坦在吗?”

    “我告诉过你,”迪伦在轮椅上不安地扭动着,说,“我在这里没有朋友。”

    琼使劲抿着嘴,轻轻把头转向一边,像是闻到了某种难闻的气味般。迪伦突然感到一阵恐慌,胸口发沉,寒意袭人。

    “不,你有。”崔斯坦轻轻拽了一下她的马尾辫,纠正道,“你还有我。”

    “我想我听到了——”迪伦极力想把胳膊肘撑在床单上摆脱那些束缚着她的劳什子,“他在哪儿?”

    迪伦没有搭话,她的喉咙发紧,不想让他听到自己颤抖的声音。

    “我在这儿。”好在这次不光有声音,崔斯坦的脸庞也慢慢出现在迪伦的视线里。

    尽管还有更多注视的目光,迪伦和崔斯坦最终顺利进了学校,再没有被其他喜欢刨根问底儿的“好心人”打扰。

    他站在医生身旁,尽量跟琼保持着距离。这样做可谓明智,因为此刻琼正对他怒目而视,丝毫不遮掩自己的疑虑和愤怒。

    他们在办公室旁停了下来,崔斯坦要进去拿他的课程表(实为迪伦课程表的副本),受到了校长例行公事般的欢迎。

    崔斯坦!

    迪伦不得不在外面等着,把轮椅停在行政楼走廊上一个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崔斯坦不在自己视线内的时候,她总是焦躁不安。仅仅过了十分钟,感觉却要漫长得多。

    安心和欢喜交织在一起,如水流般在迪伦的心中涌动。

    门开了,崔斯坦终于走了出来。他的表情还跟之前一样神秘莫测,校长却显然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注视着崔斯坦走出去,皱着眉头看了一会儿,然后耸了耸肩,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他在这儿!他成功了!

    “办好了?”迪伦问。

    他们两个都成功了!

    “嗯。”崔斯坦回答,“现在去哪儿?”

    崔斯坦伸手去够迪伦的手,此刻一支讨嫌的滴注器还插在这只手的血管里,然而琼的一声尖叫让他的手停在了半途。迪伦太需要他的爱抚了,她顾不得痛,手指越过剩下的那段距离,攥住了他的手。

    “去登记注册。”迪伦阴郁地叹了口气,“我们要坐电梯上去,在顶楼。”

    他也紧紧地握着迪伦的手,握得生疼,迪伦却在对着他笑。

    电梯摇摇欲坠又十分狭窄,要花六十秒一路呻吟着爬上三楼。对于迪伦来说,时间在煎熬中更加漫长,电梯门打开时,她感觉如释重负。

    “你在这里。”她低语道。

    “过道走到头,”她多此一举地顺着走廊指过去,“我们要到帕森小姐的教室。”

    之前她也曾说过同样的话。那时的她仰面躺在轮床上,两个护工正把她从列车的废墟里抬出来。

    时间尚早,要过十分钟才开始注册,可她不想遇上铃响时疯跑的人群。她的腿上打着石膏,遇到轻微的震动腿就会痛。

    这段记忆重重地撞在她内心深处,她本以为已经失去了他,本以为因为自己的松手将他永远留在了身后,却蓦然看到他就在身边,活生生、实实在在、真真切切地站在那里。

    他们进屋时,帕森小姐正在黑板上写着什么。

    她的双眼又开始泛起泪光,泪水顺着脸颊滑落。

    她白了他们一眼后,把最前排的几张桌子搬开,崔斯坦这才把轮椅挪了进来。不幸的是,这样一来,他们就直接进入了几分钟后所有踱进教室的学生的视线。

    “你看!你看!”琼伸手想把崔斯坦的手打到一边去,但齐腰高的护栏还有床的宽度挡着她,“你在伤她的心!放开她!”

    迪伦首先引起了别人的注意。因为有夹板固定,膝盖没办法弯曲,迪伦打着亮白色石膏的腿只能尴尬地直挺挺地伸着。

    “别!妈——”迪伦把崔斯坦的手握得更紧了,还没等琼再一次伸手要分开他们,迪伦就用自己空出来的手把琼的胳臂推到了一边,“住手!”

    众人的视线在轮椅和石膏上来回游弋,有几个人对她微笑着表示同情,但更多的人只是在粗鲁冷漠地凝视,接着他们又把目光投向了迪伦身边坐着的“新人”。

    “显然你已经迷惑了她。”琼开始训人了,“你一来就把她弄得神魂颠倒的,她现在正是容易受骗的年纪,根本分不清好歹!”

    迪伦转过头去看着崔斯坦。身材魁梧的他坐在中学四年级的教室里,看上去实在年龄太大。

    “妈!”

    他的岁数也的确是大了点,严格意义上说,大了几个世纪。既然他没有受过任何正式教育,从哪儿开始上学也就真的无所谓了。他拒绝剪去自己淡茶色的头发,对琼越来越尖酸刻薄的种种暗示置若罔闻,现在他的头发已经垂到了眼睛上。

    琼理也不理迪伦,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崔斯坦身上。“我现在要你马上离开!”她斩钉截铁地说。

    他穿着校服:白衬衣,黑裤子,红绿色的领带。迪伦说不清楚,这身行头穿到他身上,看起来是滑稽可笑还是英俊帅气。

    她看向帘子的另一边,对医生说:“我要他走人。他不是我们家的人,没权利待在这儿!”

    根据以谢莉尔为首的那群女生的评价,应该是后者。迪伦觉得这个意见难以反驳。

    <备注>

    他的风采盖过了班里其他男生,反衬得他们身材矮小、举止幼稚、呆头呆脑。从教室后面传来的那些愤愤不平的嘟囔声判断,那些男生对这一点心知肚明。

    由于篇幅限制,本章节未展示完毕,小伙伴可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继续阅读《摆渡人2:重返荒原》。

    <备注>

    参与方式

    由于篇幅限制,本章节未展示完毕,小伙伴可以点击文末阅读原文,继续阅读《摆渡人2:重返荒原》。

    1、书友们请于明天(9月11日)将下方的海报(图一)分享到朋友圈,并附上自己的想法、观点,截图发送至我们的打卡社群——掌阅晨读万人打卡团,这样就完成一次打卡啦。(如图二所示)

    1、书友们请于新莆京娛樂,明天(9月12日)将下方的海报(图一)分享到朋友圈,并附上自己的想法、观点,截图发送至我们的打卡社群——掌阅晨读万人打卡团,这样就完成一次打卡啦。(如图二所示)

    新莆京娛樂 5

    新莆京娛樂 6

    图一 将此海报长按保存,并分享到朋友圈哈~

    新莆京娛樂 7

    新莆京娛樂 8

    新莆京娛樂 9

    图二 打卡示例图片

    新莆京娛樂 10

    2、以下是我们共读群(掌阅晨读万人打卡团),欢迎大家扫描下方二维码进入社群,或者后台回复关键字,“共读”,同样可以收到此二维码~小阅每天都会在社群中推送当天共读的内容,欢迎大家参与。

    新莆京娛樂 11

    4、如果您本期共读,坚持打卡10天,小阅还会赠送下期阅读书籍的电子兑换码哦~

    新莆京娛樂 12

    【昨日优秀打卡内容】

    新莆京娛樂 13

    上榜的小可爱找自己群的纪委领取小礼物哦~~

    新莆京娛樂 14

    小阅悄悄告诉大家,小阅每天都会挑选

    崔斯坦在迪伦母亲的帮助下,也顺利办理了入学。书友们,你们喜欢上学的时光吗?

    优质打卡内容进行部分展示哦~~

    《摆渡人2:重返荒原》的往期共读内容

    小可爱们加油哦~

    《摆渡人2:重返荒原》

    新莆京娛樂 15

    新莆京娛樂 16

    新莆京娛樂 17

    女孩迪伦和灵魂摆渡人崔斯坦在经历了异常惊心动魄的抉择之后,终于打破生死界限,有惊无险地来到了现实世界中。与此同时,一位名叫苏珊娜的摆渡人因为窥探到他们逃离了荒原,也心生向往,渴望来到现实世界里生活,为此她欺骗了一个由她引渡的灵魂,并引发了一场巨变……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可以安然无恙的时候,命运的审判者骤然降临,它无声无息,强大而神秘,冷酷地下达了判决:摆渡人,你离开了荒原,放弃你神圣的职责。你要失去你在人间窃取的生命。你将返回荒原,成为那些恶鬼中的一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新莆京娛樂 18

    责任编辑:

    新莆京娛樂 19

    新莆京娛樂 20

    新莆京娛樂 21

    新莆京娛樂 22

    新莆京娛樂 23

    新莆京娛樂 24

    迪伦和崔斯坦一起回到了现实的世界中,而崔斯坦却遭到迪伦母亲的“拒绝”。书友们,当你被另一半的家人遭到拒绝、不同意时,你会通过什么方式让对方认可呢?

    为了给书友带来更好的共读内容,现在小阅甄选了10本书,并将根据书友的投票,确定共读的书目哦~书友喜欢哪本书,赶紧来投票吧~

    点击查看

    《摆渡人》的往期共读内容

    (点击公众号“掌阅读书”菜单下的签到书城-共读打卡,即可查看往期共读内容)

    《摆渡人2:重返荒原》

    克莱儿·麦克福尔 著

    新莆京娛樂 25

    女孩迪伦和灵魂摆渡人崔斯坦在经历了异常惊心动魄的抉择之后,终于打破生死界限,有惊无险地来到了现实世界中。与此同时,一位名叫苏珊娜的摆渡人因为窥探到他们逃离了荒原,也心生向往,渴望来到现实世界里生活,为此她欺骗了一个由她引渡的灵魂,并引发了一场巨变……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可以安然无恙的时候,命运的审判者骤然降临,它无声无息,强大而神秘,冷酷地下达了判决:摆渡人,你离开了荒原,放弃你神圣的职责。你要失去你在人间窃取的生命。你将返回荒原,成为那些恶鬼中的一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新莆京娛樂发布于爱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新莆京娛樂】跨越生死界限,重返荒原

    关键词: 新莆京娛樂

上一篇:收藏级好文,该怎么办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