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新莆京娛樂 > 爱情小说 > 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辽宁曲艺界回忆大师往事

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辽宁曲艺界回忆大师往事

发布时间:2019-10-03 18:37编辑:爱情小说浏览(122)

    原标题:世上再无下回分解,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

    原标题:单田芳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5日在京举行,辽宁曲艺界回忆大师往事……

    图片 1

    单田芳

    后台回复:911

    他的声音,你还记得吗?

    收获每日特别推送

    他著名的《童林传》

    据北京青年报,著名评书艺术家单田芳11日下午3点30分因病在中日友好医院去逝,享年84岁。

    下面这个《白眉大侠》,

    图片 2

    是好多人的童年回忆了!

    单田芳先生是我国著名评书艺术大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原鞍山曲艺团业务团长,现任北京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

    11日下午

    1934年生于天津,同年随父母到沈阳,1952年在沈阳廿七中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工学院,1987年退休,1995年赴京创办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

    著名评书表演艺术家单田芳先生因病逝世

    图片 3

    世间再无且听下回分解

    他从1954年开始学习说书,从艺半个多世纪以来,共表演录制了《隋唐演义》《三侠五义》《乱世枭雄》等100余部计15000余集广播、电视评书作品,曾获得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

    惟余亿万观众对他的热爱长留耳畔

    整理编著17套28种传统评书文字书稿,开创了评书走向市场的先河,并将评书艺术与动漫产业相结合,开发动漫评书新领域。

    图片 4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在海内外华人心中,“单田芳评书”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

    15日单田芳先生遗体告别仪式将在京举行

    图片 5

    图片 6

    2011年,单田芳参加《天天向上》节目录制,汪涵敬佩地说道:“小时候一放学,背着书包往家跑,就为了赶在十二点半打开收音机,来听那个熟悉的声音。”

    单田芳女儿单惠莉心痛地告知大家父亲仙逝

    而这个声音就来自单田芳,半个多世纪以来,他那苍凉、浑厚、略带沙哑、举世罕有的嗓音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1934年单田芳生于营口市,出身曲艺世家。

    多少人在模仿他的声音“忽冷,忽热,爱感冒”,单老先生还和主持人们一起打趣地学着,现场观众被他的精神气儿逗得开怀大笑,掌声雷动。

    单田芳随父母奔波于哈尔滨、长春、沈阳、齐齐哈尔等城市演出。后到奉天,单田芳六岁念私塾,七八岁即学会了一些传统书目。上学后,他边读书边帮助父母抄写段子、书词,十三四岁时就已经能记住几部长篇大书。

    图片 7

    1953年单田芳高中毕业后,考入东北大学,但因病退学,拜李庆海为师,正式说书。其间在辽宁大学历史系(函授)学习。

    单田芳在《天天向上》

    1955年,他参加鞍山市曲艺团,二十四岁正式登台。六十年代在鞍山成名。在1955—1956年间,他先后说过传统评书《三国》和《隋唐》等十多部,诸如《林海雪原》以及后来的《平原枪声》等。

    01

    1956年成为辽宁省仅有的具有大学文凭的评书艺人。

    三次难忘的演出经历

    1958年,曲艺团走上正轨,由个体转成集体,单田芳变成了正式演员。

    作为享誉大江南北的艺术家,单先生经历的演出不计其数。但至今为止,有三次难忘的演出仍然让他记忆犹新。

    1979年5月1日,单田芳在鞍山人民广播电台播出了第一部评书《隋唐演义》(《瓦岗英雄》),此后与其合作十余载,先后录制播出了三十九部评书,风行全国大江南北几十家广播电台。其中《天京血泪》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听众多达六亿。

    第一次就是1956年首次登台。因为没有舞台经验,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越说越快,结果一口气讲了两个多小时。那天演出结束后,他挣了4块2毛5分钱。在当时来说,这笔钱的价值可非同一般。他给家里人买了一斤猪肉、十个鸡蛋、自己还买了一包烟,还剩下三块来钱。

    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长,并为中国曲协会员,中国通俗小说研究会会员。

    第二次1979年5月1日,他重返舞台。“那天下着小雨,许多亲戚朋友陪我去剧场。当时我心里很忐忑,十年没登台还有人听我说书吗?结果,一进剧场,全场观众都站了起来,掌声雷动。书还没说,我自己先泪流满面。”

    截至2007年,单田芳先生录制的评书巨作已达100多部,在听众中广泛流传。

    第三次是在鞍山体育场讲《隋唐演义》。讲到秦琼扔暗器时,单先生“噗——”的一声,“一道白光”把假牙给吐出去了。当时全场“爆棚”!观众赶紧把牙给他捡回来,拿水冲冲又戴上继续说。正在这个时候却下起大雨,可所有听众没有退场的,就这么冒着雨听他一直讲完。“讲评书能讲到这个份儿上,我这行是干对了!”单先生感慨地说。

    单田芳先生晚年在鞍山近郊居住。

    图片 8

    单先生的去世

    02

    让沈阳曲艺界陷入一片悲伤之中

    人生就一个"熬"字

    沈阳曲艺团业务团长穆凯:

    单田芳76岁,说了55年评书,据说现在全国每天有1.2亿人,守在收音机和电视机前听他说书。

    “单田芳先生一直关心着沈阳曲艺的发展,对晚辈更是关心备至。”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的语句曾经红遍中国,“单田芳评书”亦曾是彪炳数十年的文化符号。分解了几十年,而他出了本自传《言归正传》,开始讲讲自己的故事。

    我与单田芳最后一次同台演出都十年了,晚年的单田芳身体不错,但就是腿脚不灵,行动不便,一般很少参与演出。穆凯说:当时那场演出,单田芳特别叮嘱主办方准备一张场桌子。这样演出时站累了,可以手扶桌面缓解一下。那天,单先生说的是《封神演义》一段,现场观众反响强烈。

    少年乱世求生是学问

    穆凯最后一次见到单田芳是2016年。

    单田芳生在天津,后来跟着家人到沈阳。从爷爷辈到父辈,从小受到曲艺世家氛围的熏陶。

    那年,单田芳办生日宴特别邀请了相声名家张千和穆凯。因为演出时间冲突了,穆凯和张千就提前半个月赶到单田芳先生家为他暖寿。一见面,单田芳就向穆凯打听沈阳相声的状况。当单先生得知沈阳还活跃着几支民营相声团队时,连连称赞:“好好好,年轻人热爱相声应该多鼓励,多指导,曲艺应该后继有人。”

    1953年高中毕业,他想当医生,觉得穿个白大褂,戴个听诊器特神气。但是却得了一场大病,无奈上不了学。家里人说,你还是学评书吧。

    图片 9

    “我那时候都是靠父母,父母领着走江湖,自己不能独立。等到长大了另立家庭,娶了媳妇,父母不在了,就得靠自己。”

    席间,单田芳的女儿单惠莉说到张千的快板书说的非常好,单田芳先生马上接过话头说:“我很多年前看过他的演出。”张千听到这儿,连忙说:这样,我现场给你说一段,就当是哥哥检查一下的我作业了。说完,就现场表演的拿手节目,快板书《三打白骨精》。单先生夸赞道:“你的表演是越来越好了。”

    图片 10

    图片 11

    青年时期的单田芳

    说到单田芳的去世,穆凯表示很悲痛:“单田芳先生是中国曲艺牡丹奖终身成就奖获得者,一生说了太多经典的评书。作为晚辈,缅怀先生的最好方式就是做好曲艺的传承工作。”

    1948年,解放军包围长春,国民党守军有13万人,连老百姓80多万人困在城里,没水没电,弹尽粮绝。因为家里算富裕,单田芳还是和家人在最后逃了出去,后来靠说书有了还算稳定的经济收入。

    沈阳日报“万泉”副刊曾刊登

    这全国解放算他头一回新生,而第二次新生则是在“文化大革命”,也是他这辈子吃过最大的苦。

    辽宁人孙郁的文章《我们这个时代的古音》

    “打仗时候幸存者还是挺多啊,飞机扔炸弹,哪儿那么巧就扔你头上?可要论危险系数,这个‘文化大革命’是无一幸免,谁都跑不了。我就是因为说错了话,成为“现行反革命”,被下放到了农村。”

    中国的北方百姓,大约没有不知道单田芳的。

    03

    图片 12

    书以化人,贵在坚持

    他的奇特的声音像远古传来的天地之语,延续了古老的调式。

    单田芳不仅是评书泰斗,也堪称书法名家。虽然他的书法作品没有评书那么出名,却也在业内有着一致的好评。

    语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却有书本间少见的味道。

    在接受采访时,谈及书法,单田芳说:“我不是靠书法谋生,我是搞艺术的,评书和书法都是艺术的一部分,要做就坚持做到最好,什么事情都贵在坚持。

    这是只有听戏的时候才有的滋味,也如夏日饮到冰凉的山泉,泥土里的清甜久而不能散去。

    “贵在坚持”四个字阐述了单田芳艺术道路的传奇一生,不仅目睹了侵略与战争,也见识到了生生死死的“人间地狱”,有过磨难,有过困惑,有过阻挠,有过厄运。

    他使用东北的方言,活化了这些方言。那苍凉的音色,把声音艺术的美,引向高地。这是许多文人追而不得的境界,单先生平淡间得之,我们只能叹为观止。

    从1954年从艺的一刻,“坚持”便深深印刻单田芳的艺术人生之路上,才得以成就单田芳辉煌传奇的一生。

    单田芳本来读过大学,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他没有走文人的路,而是退居民间,在里巷、田头间舌耕历史,讲西周风雨,谈三国乱世,言宋末忠恨,让人想起柳敬亭说书的情景,真真是自成调式,独行江湖。一个人选择了民间之路,在那时候是大不容易的。

    图片 13

    我以为,单田芳是我们这个时代古音的传播者。他弹奏的曲调已绝迹于世间久矣。

    “贵在坚持”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蓝恩发

    单田芳先生,是夏日午后蝉鸣时的娓娓道来;是听完了“横推八百无对手、轩辕重出武圣人”后奔向学校的匆匆;是拉绳点灯后,昏昏欲睡的蛙鸣。

    部分素材综合网络

    世上再无下回分解,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编辑 许嘉怡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图片 14

    责任编辑:

    蜻蜓FM专题**《单田芳评书》**

    蜻蜓FM收录全套共65部单田芳评书,经典的、新录的;公案的、历史的、人物的;长篇的、短篇的,一应俱全,且均为高清版音频!保管让您大饱耳福。

    再无“下回分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本文由新莆京娛樂发布于爱情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缅怀评书大师单田芳,辽宁曲艺界回忆大师往事

    关键词: 新莆京娛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