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新莆京娛樂 > 房产中心 > 四年内还需烧钱72亿美元,创始人分走119亿

四年内还需烧钱72亿美元,创始人分走119亿

发布时间:2020-04-19 08:28编辑:房产中心浏览(95)

    几年后,当商学院教授们在写他们的WeWork案例研究时,最大的实践教训之一可能是:WeWork应该从软银的孙正义那里少拿点钱。

    图片 1

    据CNBC报道,10月22日,软银计划为即将现金流枯竭的WeWork提供40-50亿美元投资,对应WeWork的整体估值为75亿-80亿美元,相比年初的470亿美元估值只剩17%。软银将控股超过70%。

    除了支付给创始人的17亿美元“遣散费”,软银付出了至少189亿美元,但WeWork可能“永远不会盈利”,孙正义为何继续投钱?

    此外,为了让WeWork创始人Adam Neumann放弃对WeWork的控制,软银将向诺依曼支付约17亿美元的补偿,其中包括9.7亿美元的股权,1.85亿美元的咨询费,以及5亿美元的信贷。

    本文由无冕财经原创首发

    长期以来,WeWork以共享办公空间的商业模式为荣,将长租办公空间改造再出租,赚取中间差价。这一商业模式并不复杂,但WeWork被加上“共享办公鼻祖”“颠覆传统写字楼”等光环后,这一切就不同了。

    作者:陈欣苗

    WeWork神话

    “天要令其灭亡,先要使其疯狂”。创始人亚当·诺依曼带着17亿美元“遣散费”离场,而孙正义正为自己的疯狂埋单。

    WeWork成立于2010年,主要为企业家、自由职业者、小型企业及大公司员工提供共享办公的空间。9年来,WeWork迅速崛起,目前业务覆盖32个国家和地区,会员共计27万名,几乎成为“共享办公”的代名词。

    11月9日,据新浪科技消息,WeWork小股东正对该公司多名高管,包括联合创始人及前CEO亚当·诺依曼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损失。WeWork此前取消IPO计划,估值大跌超过87%

    WeWork的两位联合创始人诺依曼和Miguel McKelvey曾在纽约同一栋办公大楼工作,并在那里相识。在2008年,两人联合创办了了绿桌公司。绿桌公司提供可持续的联合办公空间,里面有可回收的家具和绿色办公用品。尽管当时房地产市场不景气,绿桌公司却蓬勃发展。之后,两位创始人意识到不是“可持续”这个概念吸引大家来到绿桌公司,而是共享办公。

    11月6日,据软银集团2019财年二季报显示,受旗下愿景基金拖累,其二季度运营亏损约65亿美元,为14年来首次季度亏损,亦是其38年来最大的经营损失。在这些亏损中,WeWork“贡献”约35亿美元。

    2010年,两人卖掉了绿桌公司的股份,创办了WeWork。在接下来的2年里,WeWork新开了4家办公空间,并引起了顶级风投公司Benchmark的注意。Benchmark是Twitter和Uber的早期投资者。

    对此,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承认自己投资判断失误,而 “对WeWork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的错判,是自己犯的最大错误”。

    凭借Benchmark的投资,到2014年,WeWork的办公空间面积达到150万平方英尺,会员数量达到10000人。随着更多风险资金的涌入,WeWork办公空间的数量激增。在2014年,WeWork走出美国,在伦敦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国际办公空间。

    曾被孙正义盛赞的“下一个阿里巴巴”,已成为其投资生涯中“非常惨痛的教训”,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2017年,WeWork第200个办公空间正式开幕,也就是在这一年,诺依曼碰到了软银的孙正义。

    当“疯子”相遇

    孙正义与诺依曼在WeWork的总部进行了会面,并且明确表示自己只有12分钟的参观时间。在这短短的12分钟之后,他邀请诺依曼上了自己的车,在车里孙正义用自己的iPad草拟了对WeWork的投资计划,他要想对WeWork进行44亿美元的投资。孙正义告诉诺依曼,要将WeWork的规模发展到比他自己最早预想的大10倍。他还要求诺依曼意识到一点,在一场战斗中,当个疯子比当个聪明人更有用,他认为WeWork当前还是不够疯狂。孙正义认为,WeWork有可能会价值“数千亿美元”。

    当野心勃勃的诺依曼和激进的孙正义相遇,一段“传奇”故事的开始似乎是必然。

    危机浮现

    在遇上孙正义之前,诺依曼的WeWork已经经营得有声有色,颇受年轻创业客户的青睐。彼时诺依曼公开宣称,他要营建一个“实体社交网络”。于是,免费的啤酒、派对、夏令营等社交元素成为WeWork的特色标志。

    在手握千亿美元愿景基金的软银支持下,WeWork走上了疯狂的扩张之路。

    2010年创立之初,WeWork所管理的房产不过两处。2012年,开出第4家共享办公空间的WeWork得到Twitter和Uber早期投资者Benchmark领投的1700万美元A轮融资,从此踏上发展快车道。截至2016年3月,WeWork在全球的23座城市拥有80个共享办公场所,触角亦扩充到房地产、教育、百货等领域。

    2018年12月,WeWork以We Company的名义秘密提交IPO申请。4个月之后,也即是2019年4月,诺依曼对此进行了公布。

    WeWork的快速成长让诺依曼的野心不断膨胀。他不断告诉人们,假以时日,WeWork将被他缔造成像亚马逊一样庞大的商业帝国,“一个能够处理空间租赁、设计、建造和管理的大规模商业机器,在它体内将能够孕育出无数个企业。”

    据第一财经,今年1月,软银直接向WeWork投资了20亿美元。当时,WeWork风光无限,被市场认为是一家超级独角兽,软银给其的估值高达470亿美元

    欲速达巅峰,必有助攻。诺依曼要实现其野心需要更多的资金注入,否则他可能永远无法抵达那个巅峰。恰在此时,孙正义来了。

    但是随着IPO文件的逐步公布,投资者却对这家超级独角兽产生了质疑。

    ▲孙正义与诺依曼。

    根据WeWork招股书显示,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营收分别为4.36亿美元、8.86亿美元、18.21亿美元。不过,营收上的持续增长来源于门店不断扩张带来的亏损。从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扩大至19.27亿美元

    2017年,是孙正义组建完软银千亿美金愿景基金的年份。有业界人士统计,这支基金的资本体量,相当于4个银湖资本和15个红衫资本,也是当时美国VC一年募资额的两倍。而孙正义期望通过这只千亿级基金投资最有潜力的科技公司,最终重塑全球科技业的版图。

    进入2019年以后,净亏损的状况仍未改变。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营收约15亿美元,高于2018年同期的7.6亿美元;净亏损达9亿美元,高于2018年同期的7.2亿美元,同比增长25%。无论增长还是亏损,WeWork都是全球最激进的公司之一。

    彼时,孙正义的这只“巨无霸”已用“闪电战术”对硅谷的Uber、Slack等几十家公司下了巨额赌注,且还在继续寻觅“猎物”。所谓“闪电战术”是指:让公司尽可能快的抢占市场份额,而不用担心利润。

    WeWork在招股说明书中表示,“长期看,尽管我们不认为净亏损占我们收入的百分比会增加,但这一比例可能会在短期内增加,并将继续绝对增长。”孙正义也曾表示WeWork将在10年之内“实现可观的盈利”。

    同年,WeWork成了孙正义“闪电战术”下的又一“猎物”。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这些说辞并无法缓解投资者的担忧。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师克里斯·莱恩预计,WeWork需要在未来4年内需要有72亿美元现金,才能够把现金流转正。而如果在2022年之前出现经济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钱,将提升到98亿美元。

    据说,诺依曼带着孙正义在WeWork 总部周围逛了仅12分钟,就促成了后者44亿美元的第一笔大投资。当时孙正义对初次见面的诺依曼说:“在战斗中,疯狂比聪明更好,WeWork仍然不够疯狂”。言外之意,WeWork还可以更快、更大、更疯狂,而他正是让WeWork爆发的火种。

    但是WeWork过高的溢价与其业绩形成的巨大反差让投资者担心,除此之外,许多观察人士和投资者将其视为一家房地产公司,而非科技公司。尽管WeWork在上市申请文件中123次使用“科技”一词,但它的基本商业模式与其最大竞争对手IWG没有什么不同。IWG通常被认为是一家房地产公司。

    火种一旦点燃,威力无穷。在WeWork递交招股书前,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和软银对WeWork的投资金额已达106.5亿美元。今年1月,软银向其投资了20亿美元后,WeWork的估值一度膨胀到470亿美元。

    泡沫破灭

    而诺依曼如孙正义所愿,让WeWork变得又大又快:截止今年上半年,WeWork的足迹遍布全球29个国家,111个城市,总共528个WeWork大楼。并且,其计划立即进入另外44个城市,最终定位全球280个城市。仅在2019年上半年,WeWork的收入就达到15亿美元,而2018年全年的收入是16亿美元。

    今年7月,WeWork股票收到两份卖方报价,可供交易规模均为1500万美元,出让价格分别为61美元/股和54美元/股。若交易成立,WeWork对应的估值分别为261亿美元和231亿美元。这与其470亿美元的估值相去甚远,媒体纷纷用“估值腰斩”来形容。

    与此同时,诺依曼的心也愈加膨胀而难以理解。WeWork在美国有三个业务:联合办公空间WeWork、幼儿园WeGrow,以及在金融区自带家具的公寓租赁WeLive。

    9月8日,道琼斯报道说,WeWork考虑将其IPO估值降至200亿美元以下。

    据美国媒体Intelligencer消息,诺依曼在2018年声称,他要让WeWork Family解决世界上1.5亿孤儿无家可归的难题,而WeLive“是解决全球孤独和自杀增加的一种方式,以确保‘没有人会感到孤独’”。

    9月13日,路透社报道,WeWork的IPO估值已经跌至100亿到120亿美元之间。

    他还认为,WeWork的“规模”可以使其能够帮助解决世界上一些最大的问题,比如难民危机,“我需要拿到我能够拿到的最大估值。这样,当各国开战的时候,我希望他们来找我。”

    图片 2

    此外,WeWork不计利润的扩张也遭受质疑。孙正义却也十分淡定,时不时为WeWork辩驳。面对外界对WeWork巨额亏损的质疑,孙正义认为这是科技企业通行的法则,即先亏损占领市场,然后再把钱赚回来,这一切天经地义。

    WeWork估值变化

    质疑声亦从外部蔓延到软银内部。据“晚点LatePost”消息,在WeWork变成烫手山芋前,软银内部进行过一轮权力斗争,但结局是:那些反对投资WeWork的人都辞职离开。

    据国际金融报,英国报刊《Evening Standard》甚至将WeWork形容为华尔街急诊病房中病情最重的患者。华尔街金融机构曾对市场进行调研,以了解有多少投资者愿意为WeWork的股票买单,得出的答案令人失望:有意者寥寥。

    而据《财经》援引软银内部人士的话称,“WeWork是内部最复杂的案例”,在后来孙正义对WeWork持续追加的投资中,内部也有很多反对和质疑

    10月1日,WeWork正式发布声明: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正式撤回招股说明书,推迟公司IPO。这个曾经耀眼的超级独角兽最终没能如愿地站上敲钟舞台。

    但孙正义不以为然,即便此前投的Uber上市后负面不断、股价一路下跌,滴滴因安全事故导致IPO放缓,但他依旧看好WeWork。对于孙正义来说,只要WeWork成功上市,那么从Uber和滴滴失去的,就能够连本带利地收回来。

    本月初,彭博社报道称,9月底宣布推迟IPO数日后,WeWork就向员工发出了裁员警告,声称预计将本月底实施大规模裁员。虽然WeWork的高管并未明确说明具体裁员人数,但是知情人士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透露,此次裁员人数在2000人左右,约占WeWork员工总数的16%。受影响的员工包括产品经理、工程师以及数据科学家。

    转折点,恰是在WeWork递交招股书的那一刻。

    软银才是始作俑者?

    代价惨痛?

    WeWork泡沫的破灭,与软银的投资脱不了干系。

    潘石屹曾说,烧钱的生意就像从院子里捡了一束花回来,没有根,插到瓶子里,过一段时间就会蔫。在提交招股书的那一刻起,诺依曼荒唐滋养下的这束“花”原形毕露。

    WeWork在2018年时的200亿美元估值,实际上也是软银设定的。在2017年成立了规模达千亿美元的软银愿景基金之后,软银在随后一年对WeWork投入了44亿美元。

    WeWork招股书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WeWork的净亏损额从4.29亿美元扩大至19.27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WeWork便烧了近24亿美元现金,且目前每创造1美元就亏损约两美元

    当WeWork在2018年11月和2019年1月分别接受软银30亿美元和20亿美元投资时,WeWork的估值从200亿美元飙升至470亿美元。换句话说,是软银的投资让WeWork的估值提升了270亿美元。

    与此同时,WeWork的现金流已连续三年为负数,并且持续的扩张并没有体现边际收益递减,每新建一幢楼所要投入的成本没有因为规模而减少。

    此前据券商CLSA与研究机构Bernstein预估,过去两年软银及其千亿级投资基金愿景基金通过向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多次注资,已获得后者接近30%的股权,投资规模近110亿美元

    ▲WeWork亏损情况,图片来自虎嗅。

    随着WeWork的问题不断被曝出,孙正义的投资不仅没有收到什么回报,反而面临着“打水漂”的风险。

    据Sanford C.Bernstein分析师克里斯·莱恩预计,WeWork未来4年内需要72亿美元,才能将现金流转正。而如果在2022年之前出现经济衰退,那么它所需要的钱,将提升到98亿美元。

    WeWork中止IPO,正是其背后以软银为代表的投资方的决定。自从踏上IPO之路,WeWork的估值一降再降,从最高的470亿美元直线下调至100亿到150亿美元,跌了近三分之二。这个估值,一旦上市无疑会令绝大数投资方亏得血本无归。

    专栏作家Henry Hawksberry今年9月份分析,WeWork新客户签约6个月就能得到3个月的免租期;还有一大堆免费的啤酒,免费的一切;支付给经纪人佣金数倍于行业标准;Instagram广告铺天盖地……在可预见的未来,WeWork永远不会产生利润。

    当然,面对这样的情况,软银更焦虑。据报道,当地时间10月22日,软银集团已获得WeWork董事会的批准,将接管这家陷入困境的创业公司。按照此前披露的方案,软银计划向WeWork共投资40亿至50亿美元用于新融资和现有股票。此次交易对WeWork的预融资估值为75亿至80亿美元,比起今年1月的470亿美元,只剩了个零头。

    如果说,深不见底的巨额亏损是让投资者们对WeWork迟疑不决的关键因素,那么诺依曼的公司治理问题无疑成为WeWork IPO失败的致命稻草。

    软银新一轮投资额将由三个部分组成。第一部分,软银计划以30亿美元的价格从现有的股东手上收购WeWork的股份。第二部分,软银计划以认股权证的形式,加速向WeWork注资15亿美元。第三部分,软银联合瑞穗集团为WeWork提供约50亿美元银团贷款。软银希望大量的现金注入后,WeWork可以实现正向自由现金流,并实现盈利。

    他的种种行径让人大跌眼镜。比如,WeWork向诺依曼支付了590万美金购买“We”的商标,诺依曼将自己部分拥有的大楼租给公司,以及像签有诸如“假设创始人亚当·诺依曼突然离世或遭意外,则将由亚当·诺依曼的妻子任命WeWork的接班人”等不符合商业常规的协议。

    此外,为了让诺依曼放弃对WeWork的控制,软银将向诺依曼支付约17亿美元的补偿,其中包括9.7亿美元的股权,1.85亿美元的咨询费,以及5亿美元的信贷。

    动荡随之而来。WeWork的估值一路下跌。在软银敦促WeWork搁置IPO计划无效、公司管理结构调整后估值依旧暴跌、被爆大规模裁员等风波之后,孙正义终于坐不住了。

    一旦融资顺利完成,软银对WeWork的控制权将超过70%。软银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将接替诺依曼担任董事长。

    为避免WeWork上市导致投资业绩减计,软银对WeWork董事会施加压力,诺依曼被迫卸任CEO一职,只保留非执行董事席位。随之而来的是裁员、资产甩卖和业务收缩。WeWork的新管理层已开始着手削减成本,包括出售过去几年WeWork斥资5亿多美元收购的三家公司、裁员数千名员工,以及关闭幼儿园业务。

    这意味着,软银将在WeWork身上烧更多钱。

    据猎云网消息,知情人士透露,裁员中包括清除诺依曼的裙带关系,涉及近20人。而在计划拍卖的资产中,还有诺依曼青睐的Gulfstream G650ER,这是他去年以超过6000万美元购买的顶级私人飞机

    现在,WeWork的“上市”风波终于可以告一段落。WeWork未来的发展以及市场估值就要依靠软银来指引。毕竟,软银已经在WeWork身上耗费了100多亿美元,远远高于WeWork眼下的估值。

    孙正义的姿态变了,他不再为诺依曼和WeWork辩驳。据腾讯科技消息,孙正义告诉同事,在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后,将WeWork“变成了怪物”。他还说,他高估了诺依曼的优点,而“至于他的缺点,在很多情况下,我都视而不见,尤其是在治理方面”。

    众所周知,软银曾经投资阿里巴巴2000万美元,获得了超过1000亿美元的回报。迄今为止,软银也是阿里巴巴集团的第一大股东,孙正义也被称为“马云背后的男人”。此外软银也是Uber、滴滴、Grab、ARM、OYO、饿了么等企业的投资者,这些企业组成了当今互联网世界的金字塔。为此,孙正义称自己为“独角兽猎人”,他自己也曾以700亿美元财富超过比尔·盖茨,做了3天世界首富。

    而现在,不得不为这个怪物埋单的是孙正义自己。

    如今WeWork可能成为孙正义最失败的一笔生意。

    若WeWork继续上半年的“烧钱”速度,且在无任何外部资金注入的情况下,其账上的现金将在今年底完全消失。为给WeWork续命,软银拿出95亿美元,包括提前兑现的15亿美元投资承诺、50亿美元的借款以及30亿美元的股权购买。

    摩根士丹利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在给投资者的报告中指出:“WeWork IPO的失败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即‘哪怕公司不盈利也可以获得巨大市场估值’的时代宣告终结。”

    至此,软银为WeWork付出189亿美元,持有80%的股份,却不拥有多数投票权、不控制公司。WeWork的上市计划也暂时宣告结束,截至9月30日,WeWork的股权公允价值已降至78亿美元。

    关键词阅读:共享经济巨头 孙正义

    WeWork 估值暴跌致软银亏损之外,作为WeWork的主要支持者之一,软银目前正因其投资方式而受到审查。其对WeWork进行的巨额投资出现问题,甚至会危及到孙正义推出的第二只1000亿美元投资基金。Citigroup Global Markets Japan分析师Mitsunobu Tsuruo称,WeWork的失误动摇了投资者对孙正义的信心。

    ▲软银集团第二财季数据对比。

    尽管如此,孙正义仍誓言要继续推进他的计划,“在我看来,我们的历程没有改变。我们的愿景没有改变”。与此同时,他仍称WeWork是一项稳固的业务,最终能够实现利润逆转。他为WeWork提出了“三步走”的改革计划,包括未来三四年停止建新办公室、削减其他成本、剥离不赚钱的业务。

    只是WeWork这个坑,真的那么好填吗?

    本文由新莆京娛樂发布于房产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四年内还需烧钱72亿美元,创始人分走119亿

    关键词: 新莆京娛樂

上一篇:火爆楼市

下一篇:没有了